mccm . thebookshop


大山與人
July 5, 2011, 2:48 pm
Filed under: 【2011 artslink】, press clipping

原載於《藝訊》2011年07月號

訪問及整理:thebookshop

大嶼山作為香港最大的島嶼,卻有著和主體城市不一樣的「大山」與「人」。那裡或許是香港開埠以前半人魚蜑家族「盧亭」的神話之源、海盜出沒藏寶之地,亦更實在地收納了各式人物和生活:生於十九世紀的福建修士、八仙桃源洞廟主、曾為世界級樂手製造結他的人、上山採藥中醫師和英國植物學家……曾是島民的李照興說,「大嶼山是一個濃縮的香港比喻,把一切香港故事推向更為極致源頭的說法,一個更沒有被後來的發展說法保留了更多原始特質的小島故事。」

在新書《大山與人》中,曾是島民的盧燕珊,及居於大嶼山的英籍攝影師Anthony McHugh,在上世紀末前後,透過訪問島民、邀請幾位詩人/作家朋友撰寫文字,並用自己親身的記述、攝影及錄像,築構成一個屬於這個島的故事。

* * *

羅文.科士打爵士非常機場之旅
日期:1998.6.24
事件:香港國際機場新聞界預覽
六年前,這個島嶼並不存在,只有一座百米高山。然而大約在兩年間,一個人工島浮現,面積如九龍半島大小——六公里長、三點五公里闊,四分一來自被夷平的山。
它(赤鱲角新機場)是一個容讓內裡發生變化的建築,容讓我們作為個體,去印證各自的個性和特質。它得有這種緯度、這種寬容,讓這些發生,它不能矯揉造作地,反對植物放這、雕塑放那,反對某商鋪在另一邊,因為這正是香港的本質。

袁哲之話說神槍手阿爺
日期:2000.3.22
地點:梅窩
抗日時,我阿爺(「大天二」袁華照,又名袁蝦九,人稱九爺)被收編在國民黨將軍徐景唐之下,槍法了得,是神槍手,雖然未能做到羅賓漢。阿爺話,一槍,就打到我阿嫲帶著的耳環掉下來。
雙十節晚會,由我阿爺到現在,搞了幾十年。銀城搞完十一又繼續搞雙十,我是兩邊的主席,沒所謂,大家高興就好。

院長趙本篤神父——大嶼山開荒記
日期:1999.2
地點:熙篤會神樂院/大水坑
我們並不是說,要與香港及世界脫離關係,只是表面的往來較少,集中在精神上的接觸。(…)以前有位西人神父這樣說,你們雖然離社會很遠,但你們是第一批修士,在山上用很高的苗,讚美天主,為社會祈求恩賜。你們在大嶼山清修,很有價值,這是個很吸引人的思想。

看海,盜的日子
「日本仔在沙灘埋頭,米又搶,穀又搶,捉人做漢奸。」
「日本仔殺幾多人,屍骸堆滿沙灘,沒人理。」
「天光就拿把鋤頭去沙灘,大家驚到震,都不知將屍骸埋在哪裡。」
不知嫲嫲姑婆說的貝澳沙灘,與1945年8月18到26日,在銀礦灣沙灘上演的酷刑與屠殺有沒關係。雖說日本天皇在8月15日已宣告投降,但因遭到梅窩抗日游擊隊(東江縱隊港九大隊)的反攻,又瘋狂向村民報復。那段日子,成為大嶼山老人家腦海中,最殘酷的劇場。

女皇不見了
回歸兩年後,1999年5月。四嬸可能整天待在家裡,沒法通山跑影相,脾性變得有點燥。但令人更火的是,客廳中央,最搶眼的女皇(英女皇的照片)不見了。怎麼會失蹤?鄉公所不准掛?「沒說不准掛呀。都不知誰偷,問也沒問,連鏡框都偷,當然是有企圖才拿走,難道是你和我?我這裡由朝到晚沒鎖門,要偷,好容易。」英女皇真的是你影嗎?「不是我影誰影?英女皇就英女皇,有什麼巴閉。」

愚人船 新世紀運動
三百磅十六吋的天文望遠鏡正是秘密所在。「這台望遠鏡,可以望到軌道上的神州五號,但我還沒時間安裝電腦軟件。」有著瘋狂科學家氣質的袁老師,指著不久前才與幾位專家裝砌完成的大玩具說。(…)可惜,神州底下一粒比星星還小的小島,卻容不下一所南約中學,或正生書院。2007年,袁老師的天空,跟隨南約中學一併被殺。

* * *
隨著新機場及迪士尼的落成、粵港澳基建在爭議之中繼續開動,連同近日傳出南丫島亦即將被地產商私有化的消息,大嶼山的命運將如何?這小島上的異質故事,會被逐步被磨平,還是……?

新書《大山與人》7月中MCCM Creations出版,於The Bookshop及各大書店有售。

Advertisements


Be a Responsible Contributor and Protector of the City
June 3, 2011, 5:45 pm
Filed under: 【2011 artslink】, press clipping

Published in Artslink, June 2011.


Q: thebookshop

A: Juan Du

Founder of research and design office IDU_Architecture and Assistant Professor in the Faculty of Architecture at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. Juan Du is the curator of the 12th International Architecture Exhibition in Venice – “Quotidian Architectures”. The Hong Kong response exhibition is now opened till 25 June at the Former Central Police Headquarter. Continue reading



這一夜,誰來說故事?
June 3, 2011, 5:21 pm
Filed under: 【2011 artslink】, press clipping

原載於《藝訊》2011年05月號

文:妙思     

小時候,我們總喜歡圍坐街角,聽講古佬說故事,這種跡近消失的城市風景,即將再現……這是故事分享會《傳說我城》的宣傳文字。始於今年六月,故事人雄仔叔叔(阮志雄)於每月第三個星期三,都會在灣仔藝術中心 TheBookshop 帶領講故事,重塑榕樹頭講古的人文風景。雄仔叔叔於1994年成立《慢慢走故事坊》,到過幼兒園、中、小學及特殊學校講故事,帶創作班,為成人辦工作坊;2007年始於香港電台第五台的《床寶故事》開咪。《傳說我城》每次出席人數約有廿多人。街頭講古還望你打賞,《傳說我城》卻是完全免費,喜歡的,你也來jam個故事。 Continue reading



人生其實很好玩
June 3, 2011, 5:19 pm
Filed under: 【2011 artslink】, press clipping

原載於《藝訊》2011年04月號

訪問及整理:thebookshop

「感謝曾被我採訪過的人,那些受逼害的人、曾犯罪又不斷想悔改的人、曾吸毒、離家出走的,他們讓我慢慢明白世情……所以當我知道自己的病時,內心並沒有太大的恐懼,因為知道自己並沒有豁免權。」

張炳玲從事新聞工作多年,主要負責國際性的專題報導。她形容「記者是一個很寂寞的工作,因為香港沒有做國際專題新聞的氣候」。在《明報周刊》其中一篇的專題文章裡,她走進德蘭修女在加爾各答創立的仁愛傳教修女會,透過實際參與義務工作,「用心靈和誠實去體會她(德蘭修女)在地上『為活在黑暗中的人亮起他們的光』」。張與另一位記者朋友冼偉強,將他們在前線採訪的經歷,輯錄成《人物現場》及《採訪現場》兩本書,有文化專欄指「(《採訪現場》中)這十一個故事,本身便是文學。凡是能夠感動人心的,都是文學」。 Continue reading



就是一種需要
March 22, 2011, 10:56 am
Filed under: 【2011 artslink】, press clipping

原載於《藝訊》2011年03月號

文:陳玉茹

記得多年前首次踏足大阪和京都,最令我印象深刻的並非名城古蹟,而是地上的坑渠蓋,它們就像是裝置在街道上的藝術品般。這卑微的渠蓋不知曾為多少走過的市民打氣呢。「藝術」是什麼一回事? 對現實不過的香港人來說大多是「關我鬼事」吧。但試將藝術從天上拉回人間,想想城市生活中能讓你欣喜、享受、思考的事,就像被針刺進你麻木的皮層,觸動了差點壞死的神經,叫你重新感受和思考,也許,這就是中大藝術系教授陳育強所說般,公共藝術「是一種需要。」有幸參與編輯一本有關公共藝術的書,訪問了香港、內地、台灣及海外不同公共藝術參與者,包括藝術家、公共空間擁有者及公眾人士,他們所分享的經驗和看法,告訴我們這是何等基本的生活需要。

參與公共藝術工作所面對的困難,從被訪者口中道來是淡淡然的,但我仍能感受到空氣中的憤慨與無奈。也許已遇得夠多了,慣了。從前灣仔區議會主席黃英琦口中,得悉她曾努力改善灣仔的城市面貌;設計上海世博會英國館的藝術家Thomas Heatherwick,原來曾應她的邀請為灣仔修頓球場設計新的改善藍 Continue reading



種什麼,得什麼?
January 31, 2011, 1:02 pm
Filed under: 【2011 artslink】, 【selection】art and design, press clipping

撮要版本載於《藝訊》20112月號

打開曾德平的facebook,會見到很多花果瓜菜的相片:田中的生菜、路邊的小菊花、製作中的南瓜醬,還有白肉苦瓜茄子粟米洛神花……,都是他和菜園村生活館的一班朋友親手種的。再看他的status,有他幾乎每天更新的「大學教授白痴舉動」系列;至於「緣起性空」系列相片集,則是利用facebook同一介面顯示多張照片的功能,一次過上載過百張海洋的照片。「facebook是無聊事的一種,但如果可以在它的設定中,找到一些創作的主題,其實也很有趣。」曾德平說。 Continue reading



採集顏色的人
January 11, 2011, 4:51 pm
Filed under: 【2011 artslink】, press clipping

原載於《藝訊》20111

﹝人在綠社會﹞、﹝社會在綠人﹞貨櫃箱上的繪畫2008


問:the bookshop
答:劉掬色

問: 大家都叫你「掬色老師」,或許有人並不知道這原來是你的筆名,「掬色」即「兩手合捧,採集顏色」的意思。為什麼你會對顏色,或視覺的藝術形式有興趣?你所想採集的「顏色」到底從何處來?

答: 不就因為我喜愛看海。在我的童年回憶裡,海水是亮麗的綠,日落時天邊斑爛的雲彩,海面瑰麗的波光,都使我安靜愉悅。每一次重温,我的心就會軟,似溶解到海水裡的太陽。 Continue reading